新安县:打造美丽乡村 催生“美丽经济”

新安县仓头镇农旅融合示范带规划图

  建设流转公寓,村里104位老人集中居住,开展互助照料、情感交流……新安县懈寺村探索的集中互助养老模式,目前计划在全县推广。与此同时,在懈寺村的产业化基地,10个草莓大棚内生机盎然,春节前又将呈现红火景象;村里的二期新型农村社区建设也正在紧张筹备……

  懈寺村是全国文明村,村子的新变化少不了村党支部书记李根龙的“经营”,他是村子的“当家人”,更是“懈寺模式”的“运营师”。

  在新安县制订的乡村建设规划中,“经营”成为高频词,其中规定建设资金要重点投向具有经营谋划的乡村。如何激发乡村发展的内生动力,在美丽乡村催生“美丽经济”,成为当下新安县正在探寻的新路。

  谁来经营?

  前不久,一条招聘信息让新安县仓头镇王村村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

  该镇覆盖王村村等3个村的“水云川”乡村振兴项目一期已于9月底开工,规划建成集亲子研学游园、艺术写生基地、康养度假区等业态为一体的乡村振兴集群。该项目未来建成后,仓头镇政府还希望通过经营,将“知名度”转变为“生产力”。

  可谁来掌舵、谁来经营呢?该镇政府经过多次讨论研究,最终决定张榜对外公开招募运营师和合伙人。

  仓头镇的招聘信息之所以引起关注,不在于最终入选者是谁,而在于触动了乡村发展的敏感神经:经营和人才。

  在新安县今年制订的乡村运营方案中,计划到2025年,起着乡村运营典型示范作用的“精品村”创建数量超过60个;到2030年,“精品村”占比超过全县村庄总数的25%。这意味着,大批乡村即将从美丽乡村迈向“美丽经济”,急需大批经营人才。

  为破解人才难题,该县立足实际,制定支持政策,构建服务体系,通过投资对接会、招商洽谈会等,大力引进乡村运营人才,同时加大乡村能人和职业农民培训力度,依托园区、大中型企业、职业院校等平台和返乡创业乡贤主体,培育了一批“乡村运营师”“土专家”“乡创客”等管理人才。数据显示,目前该县共入库乡土人才753名,人才服务乡村振兴项目85个。

  从哪里入手?

  在新安县正村镇石泉村,乡贤韩云伟在外创业“淘金”后,回到村里投资开发民宿,并建设了大河田园农文旅融合示范带。几年时间,这里就从无人问津的荒山变成了“网红打卡地”。

  大老板为何钟情偏僻的小山村,这里有什么独特的旅游资源?

  大河田园运营师桂千红讲起来头头是道,在常人看来,石泉村落后、基础条件差,但在他眼里,这里靠近小浪底库区,望得到山、看得见水,还有浓浓的乡情,这是城里最稀缺的。他的目标是把这里最终打造成具有乡土文化气息的民宿集群。

  差异化、个性化的市场定位,是乡村经营不可或缺的基本功。为了让“精品村”从许多美丽乡村中脱颖而出,该县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,首批选取特色资源优势突出、项目支撑基础较好、村级组织领导力强、群众发展积极性高的4个村庄开展资源调查,建立村落运营招商项目库。项目库资料针对乡村旅游运营需求,切合乡村实际,为有意向的运营商快速了解村庄“家底”和特色提供了便利。

  运营商的进入,也使品牌化经营的理念在新安县乡村萌芽:北冶镇甘泉村凭借深厚的历史底蕴大做陶瓷文章;石井镇山头岭村凭借黄河神仙湾项目,成为远近闻名的研学基地……一个个独特的“卖点”,构成了新安县日趋绚烂、多姿多彩的乡村画面。

  如何经营?

  这一段,新安县青要山镇小沟村喜气洋洋,32户村民拿到了万元“红包”。

  小沟村地处深石山区,很多石头民居闲置多年。去年,村里引进了运营商宿联中国,将废旧房屋以租金方式收回,并统一打造为特色民宿。同时,村民根据房屋面积参与分红,分红款5年一到账,租期20年。项目建成后,村集体也将参与管理,并成立劳务输出公司,为旅游项目提供人力支撑。

  怎样让后期经营与前期建设有效衔接?新安县已经开始探索。该县的乡村运营方案明确指出,项目建成后,运营商与村委会签订运营合作协议,共同组建运营公司,村委会以停车场、公共文化基础设施等的使用权入股,享受运营公司盈利分红及每年固定的保底分红,以此增加村集体收入。

  同时,对运营商实行运营前置、奖励后置的考核机制,即在村落建设前期就引入运营思路,以运营目标引导村落建设。运营商经过一年的运营,经第三方机构考核后,根据结果兑现奖励,如果运营绩效不佳,运营商就可能拿不到政府奖励资金甚至“被出局”。

  “尽管经营属于市场化行为,但并不意味着有了运营商政府就可以‘功成身退’。”该县相关负责人表示,下一步,新安县将进一步加强乡村基础设施建设和环境改善,同时通过举办各类推介和节庆活动,为乡村引流,给乡村运营带来更多资源。(高月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